首页 > 房产家居 > 房产动态 > 正文

南昌准分子激光治近视,南昌准分子激光治近视 费用,南昌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需要多少钱

南昌准分子激光治近视,

20170209040638694

原标题:听外籍模特讲述来华“淘金故事” 洋模特与中国市场谁更需要谁

去年3月,山东济南市一商家开业时,在街上摆放豪车并请来外国模特助阵。

【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程 刘彩玉】10月底,14岁俄罗斯女模特弗拉达·久巴在上海不幸死亡,令人震惊、惋惜。外籍模特大量进入中国,是近些年的事,她们给中国的很多行业领域增添了亮丽色彩,而她们的工作和生活也常常引发议论。为什么那么多外籍模特来中国?她们的在华生活究竟如何?

多数“洋模特”来自俄罗斯和东欧

现年20岁的卡佳是一名来自俄罗斯的大学生,棕色长发披肩,经常来中国寻找做模特的机会。可是在她的老家,模特甚至算不上是一份工作。卡佳的老家是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符拉迪沃斯托克。她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在她的家乡,当模特挣不了多少钱,大多是以交换方式,比如在特定的商店换取衣服。还有一些女孩,纯粹是免费当模特。

过去4年,每到暑假,卡佳就会坐上来中国的飞机,前往各大城市当模特。卡佳参加各种秀,为杂志拍照片或者做电视广告等。卡佳说,她最喜欢的城市是上海。

来自莫斯科城郊的娜塔莎在上海从事模特工作已有4年。娜塔莎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她从朋友处听说不少俄罗斯姑娘在中国做模特,不需要什么特殊技能就可以赚钱,于是就来了中国。

娜塔莎最开始是做淘宝店的模特,如今已成为各大车展的常客和多家中国知名品牌的模特。在娜塔莎的微博中,每天都会晒出各种工作的照片,几乎少有休息。娜塔莎表示:“做模特绝对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,但我现在已经喜欢上了——不仅仅是因为钱。”

像卡佳和娜塔莎这样“活跃”在中国的外国模特,非常多。她们大多来自俄罗斯和东欧。天生的好身材和立体的五官让她们只需经过简单训练,就能找到一份模特工作。而东欧国家经济持续低迷,也促使很多人来中国寻找机会。

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日前以一位潜在客户的名义,联系一家位于南京的模特经纪公司的胡小姐。她发给记者120多名外籍模特的信息,供记者参考挑选。这些模特有男有女,绝大多数来自乌克兰、俄罗斯、格鲁吉亚,其中年龄最小的14岁。外籍模特的个人信息通常写在样片上,有名字、发色、三围、鞋码等。每名模特有6-10张不同风格的样片,以供有不同需求的客户挑选。

“在北京,保守估计有3000名外国模特”,做过多年外模经纪人的王东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。在一年前退出这个圈子前,王东管理的外模有20多名。如今,王东仍保留着几个外模微信群。“只要我一发需求,最少有四五个PPT会发到我这,每个上百张,每一张都是一名外模的照片和资料”,王东说。

从客户发布需求,到召集外模完成工作,这样一个过程在模特圈称作“攒活”。像王东这样的外模经纪人,微信里从来不缺少外模信息和对外模的需求,每个群每天都会有大量“招聘启事”——对模特身高、体重、面容甚至发色的需求,加上时间、地点和报酬,就可以找到合适的外模。最大的服装市场需要“国际化面孔”尽管北京的外模数量已经不少,但中国对外模需求最大的市场是以上海和杭州为中心的长三角地区。事实上,外模市场在中国走热与网购和电子商务的发展息息相关。尽管老牌的模特经纪公司看不上电商模特行业,认为其“门槛低”“低端”“廉价”,但正是电商的快速发展吸引全世界的模特来中国。

王东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2010年前,国内几乎没有外模的市场。随着网购的发展,有商家发现中国模特在展示一些衣服时“撑不起来”,于是找来一些外国模特,取得了不错效果,此后市场对外模的需求越来越大。而且,用外国模特往往被认为更国际化,上档次。

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服装生产和出口国,从广东深圳、虎门到福建泉州等地,都是服装产业的基地。这些国产服装厂商为提升品牌形象,近年来越来越倾向于雇用外模。上海英模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裁郑屹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服装行业一般是模特经纪公司最大的客户,像在杭州,外籍模特在当地80%的业务是为商家拍摄图册照片,而且杭州是阿里巴巴和淘宝的基地。郑屹还表示,珠三角地区也是外籍模特的聚集地,甚至比长三角地区需求量更大。

经纪人胡小姐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外籍模特的价格主要看她们要在哪里、什么场合工作。比如,在杭州的一个商场里面做促销,价码大概是每小时1500元人民币。在上海的话,会更高,达到2000元左右。胡小姐说,她手下的外籍模特大部分都是持短期旅游签证来中国的,如果客户要求一定要有正规的工作签证,每个人要额外加钱。

因俄罗斯14岁女模意外死亡事件,外模在华境遇近来成为焦点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过一名俄罗斯模特,她说,对时常处于饥饿状态的外模来说,中国人传统的问候语“吃了吗”让她们非常苦恼。模特在饮食上受到很多限制,在中国,不仅饮食难适应,气候、语言也常是问题。

3年前,美国模特梅瑞迪斯·哈特姆曾在知名的时尚模特界博客网站上发文,回忆“中国岁月”。她提到,在北京,她与另外12名模特(8女4男,大部分不满18岁)挤在一所小公寓里;做车展模特,她每天工作8小时,穿着从派对用品店淘来的军装短裙;在中国西部,她“冒险”参加过“选美大赛”,被指定为“美国小姐”登台走秀,一名波兰模特则成了“印度小姐”。还有绕不开的性话题,哈特姆的加拿大模特朋友被要求“招待”一名商人,报酬是1万元人民币一晚。中国安全、机会多,但在这里很难成长为一线模特尽管辛劳,对诸多外模来说,中国是个福地。中国更安全,机会更多。因年龄等因素,在西方相对职业的时尚界,一些人无法继续做模特,但在喜欢新面孔的中国,她们依然受到欢迎。

不过,整体看,从2010年到2014年,外模在中国的工作形式十分松散。有不具名的业内人士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虽然他们自称是“经纪人”,实际上只是个领队,所谓外模多是学生做的兼职,谈不上专业性。“基本上是人介绍人,有一个留学生兼职做模特,就可以把她的朋友都拉进来。大多数情况下客户需要的只是洋面孔和她们的身材。”

像前述经纪人胡小姐所从事的小型模特经纪公司,在百度、天涯、豆瓣等社交平台上很常见。这些公司负责给外模找活儿,线上线下商品促销、婚礼、年会甚至介绍外语老师的工作都可以。

近年来,国内开始出现专注外模的大型经纪公司。这些公司与外模所在的外国经纪公司签约,真正开始培养、打造外国模特,在华外模行业的专业程度也有大幅提升。此外,2014年国家推出相关政策,允许到中国短期工作的外国人申请“Z”字签证,允许包括进行时装表演在内的人群在中国工作停留90天,这也让专业模特有机会来中国工作。

郑屹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在中国,大型模特经纪公司都是和外籍模特的母公司签约,然后通过3个月的工作签证来华承接活动。“正常的话,她们每天工作半天(4小时)或一整天(8小时),从开始化妆的时刻计时”,郑屹说。

在王东看来,外模身价普遍比国内模特高,外模一天最少挣1500到2000元人民币,而国内模特几百元都干。但语言、文化、工作习惯等多方面因素,让外模在中国几乎不可能成长为一线模特,更何况一次工作签证有效期仅3个月。

从事模特行业多年的单女士也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模特行业最看重的是人脉和资源,有这两者的模特就可以有“更闪亮的舞台和更多的钱”,但外模很难在中国建立稳定的人脉关系网。

郑屹表示,由于审美观不一样,外籍模特与中国模特其实是没有什么竞争的。她们代表不同的风格、不同的市场需求。中国的经济发展潜力巨大,对外模的需求很大,随着市场不断扩大,相应的多元化需求会更高。

王东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模特行业是个不断需要新面孔的行业,每年都会有很多外模离开,但又会有新人进来。“这就是这个行业的现实。”

作者:赵觉珵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编辑:张晓云
相关阅读
0